总会的历史

会的前身名叫「交通会」,「交通会」也有一段它的由来。

 上个世纪85´年的暮春时节,一位二十六岁信主的浙江青田人季小彬弟兄,来到了西班牙。自86´年开始,四年之间,在瓦伦西亜和马尔贝亚两市,热心地寻找带领主内的弟兄姊妹们起来聚会,点燃了广传福音的火把,并建立了「瓦伦西亜」华人基督教会和「马尔贝亚」华人基督教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同个时期前后,教会受到英国「基督教华侨布道会」(简称COCM)的牧师张尧勋和陈景吾两位的培灵浇灌,灵命大増。

        到90´年,意大利教会的弟兄姊妹们,开始探访瓦伦西亜教会好些在国内已经熟识的弟兄姊妹们。次年,意大利教会的负责同工王传亮,偕同金竹民、潘光明及金飞英等同工,专程探访马尔贝亚教会的季小彬、林明光、许摩西和瓦伦西亜教会的叶仁爱、程建平、林小微。

1

 Δ91年, 意大利华人教会负责同工王传亮,偕同金竹民、潘光明及金飞英等同工探访瓦伦西亚教会时, 分享意大利各地教会共组「交通会」的经验

 

再于92´年介绍了台湾的吴勇长老,以及正在非洲传道的薛玉光牧师,造成聚会的大爆满,也因而汇集了远至巴塞罗那林正平等弟兄姊妹们,和撒拉哥撒裘军雷等弟兄姊妹们的到来。同年夏天,王传亮负责同工原班人马,探访了巴塞罗那和马德里两地华人教会,又南下探访了马尔贝亚和瓦伦西亜两会,并大大分享了意大利「地方」教会共组「交通会」的经验。  
  2
 Δ93’ 年英国COCM王光霞总干事(前右六) 特探访马尔贝亚教会, 使弟兄姊妹大得浇灌

 

这个时期,西班牙的瓦伦西亜、马尔贝亚、马德里、巴塞罗那和撒拉哥撒五市,也都逐渐形成了对外开放的「地方」教会,于是萌发了他们在93´年5月19日,齐聚在巴塞罗那的和平饭店举行餐叙聚会,会中选出季小彬、林明光、叶仁爱、林正平、季奏彬、郑布真和陈正波七位「联络人」,完成了西班牙地方教会「交通会」的雏形。

3
 Δ93年5月19日, 西班牙五个地方教会齐聚巴塞罗那市和平饭店共组「交通会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 95´年由七位联络人「召聚」以上五个地方教会负责人,借巴塞罗那教会所在地的圣保罗教堂召开会议,正式成立了「西班牙华人基督教交通会」,并改选联络人,仍由以上七位当选,并特派定季小彬为「负责人」,林明光及叶仁爱为「副负责人」。同时,各地方教会对外皆称为「○○○○华人基督教会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95´年末,昆卡地方教会申请加入交通会,对外亦称「昆卡华人基督教会」。惜自00´年以来,同工们皆陆续外迁而告停止聚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96´年召开第一次「交通会」会议,改选及运作的情形与95´年雷同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时,有如看见一列有着六节车厢的火车,被挂在一个烧着煤块的火车头(交通会)上,车头坐着负责人季小彬,准备开车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 97´年4月,交通会负责人季小彬,以身在南部边陲城市之不便,特商请巴塞罗那教会陈正波等,就地利之便,办理西班牙华人基督教会「宗教」注册事宜,是时,亦承英国COCM之助,乃顺利获西班牙政府的批准,得注册号码为:「390/SG」,使交通会以下各地方教会,皆取得了「合法」地位。这是季小彬负责人所推动的头一件大事工。亦足见他对陈正波弟兄的知人善任和倚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97´年11月,交通会开会决议:  一、采用巴塞罗那教会,自97´年3月引进的台湾教会所采用以「行政」管理帮助推动「圣工」之法:即于自身教会之「同工会」中实施「编组」及「分工」之法。就是使同工们纳入各自适用的「编组」中,各就各位,并「分配」工作范围,使之落实工作。     二、决定自98´年开始,实施每两年改选交通会决策「同工」一次。    三、竖立「事奉神,服事人,传福音」 的教会大使命。    四、赋予交通会「负责人」, 对内代表「属灵领袖」,对外代表「西班牙华人基督教会」。

        在本次会议中,有「卡斯底勇」地方教会及「毕尔包」 地方教会,申请加入交通会,获一致通过,于是成为交通会的第七个及第八个会堂。

         98´年交通会召开会议时决议:   一、选出「决策」同工为:主席—季小彬弟兄、副主席—林明光、郑布真、陈正波等弟兄,秘书—程建平弟兄,司帐—林正平弟兄,司库—季奏彬弟兄。    二、原本称为「负责人」的季小彬,这时称为「总会主席」。他对内代表「属灵领袖」,对外代表「西班牙华人基督教会」。主席之下分设:1、圣工组,2、企划组,3、联络组,4、秘书组及5、财务组。  三、「总会」以下之各堂,希都设立本会自身的「同工会」,同时在本会「同工会主席」以下,分设「圣工、企划、文字、探访、总务」五组来努力发展自身教会的事工。交通会认为这套从「总会」到各地方教会「同工会」的行政体系,应能为现阶段我发展中的全西华人教会,提供着有效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 98´年8月,适逢英国COCM创办两年制「神学圣经牧职课程」(今更名为COCM圣经学院),总会积极鼓励有志向学的马尔贝亚堂的林荣恩(青田人,22岁)以及巴塞罗那堂程建平(青田人,35岁)和孙翰(青田人,21岁)两姨侄入学,为教会开启了先锋。

         99´年5月,「交通会」开会决议:各地方教会对「交通会」之内,统称为「堂」。这是季小彬主席推行交通会进入「行政管理」的一项简化称便的好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 99´年7月「交通会」开会决议:有鉴于各地方教会现阶段必需团结力量,谋求发展 神国度事工的需要,决定改良自89´年以来,各会堂之间仅止于灵里紧密交通外,(因当时,交通会每次召聚时,必逾时一天一夜以上,讨论广泛,发言松散,不留记录,也无法记录。)实应接受建议要在强而有力的有效行政组织之下,发挥运用全西各堂在人力财力的总体资源上的力量,扮演出积极「企划、辅导、联络、协助」四大角色的功能,不断推动各地方教会除健全己身之外,更兼顾在「拓荒、植堂、购堂」的大事工上前进,于是决定将「交通会」改为「总会」,以表示从这里走进一个更新的局面,这就是「总会」的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「总会」不具有教堂的有形外体,也没有聚会的教友,它纯粹是一个集各个「地方教会」(堂),在「主内」同心同德,联合在「基督信仰」之下,将各堂人力、财力作整体规划和运作的属灵机制,它提供对外的「代表」性,对内的「带领」性。

         同时,「总会」对待每一个「堂」,都是等距离的,具有不分高、低、强、弱的平等性。每个「堂」中自身的「同工会」成员,都是总会的当然成员,因为他(她)们被赋予参加总会「会议」和「执行」的权责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由各「堂」所拓荒出来的「聚会」点,在成熟以后,被植为「分堂」,自隶属于母堂,受母堂的栽培。而所植出的「分堂」,当在什么成熟标准之下进入「总会」,实是「总会」行进中将面临待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 99´年,各地方教会明定将每年所收奉献的30%上缴总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此,这列有着八节车厢(会堂)的火车,车头(总会)已换上蒸汽机,正开始发出隆隆的前进声,向着西班牙的大城小镇,寻找着我聚居的广大华人,为帮助他(她)们寻找真神。

4

 Δ02年在巴塞罗那召开总会同工会议